天真有邪

高马尾是好文明

共衣

    (抱歉占tag,听了kb的上弦之月里那句“圈我入帐中”莫名其妙脑补的邦信小画面,写了发出来反正也没人看_(:з」∠)_)

    韩信醒来的时候,身上盖着很厚的衣服。他有些困惑。而衣服的主人,可不就是塌前的刘邦。韩信反应过来后一阵心慌意乱,连忙低下头将披盖在身上的衣物搭在双手想递给眼前的人。
    【君主,臣斗胆一言……常说衣如其人。您解衣衣臣,怕是不妥当。】
    刘邦立在塌前,不伸手接过自己衣物。轻声在笑。
    【重言啊重言,昨夜风寒露重,我怕你受了凉才亲自来帐中解衣予你。你反倒不领情。】
     韩信听了这话把头埋得更低,不敢抬眼去瞧刘邦的脸。他既感激又愧疚,见刘邦不接过衣物又有些尴尬,一时憋住说不出话来。
    刘邦看他这样,揉着他的头发,心里只觉得韩信天真可爱得很,忍不住欺负欺负他。
    【重言,常说发如其人……那我这般戏耍你的头发。你说说这是什么意思呢?】
    韩信窘迫得很,脸涨得发红。想反击刘邦又不敢拿掉他的手,心想面对这样不要脸的人对付他的办法就是比他还不要脸。
    【臣不知。臣只知若将贴身衣物给予他人穿戴,等同于把自己给了别人。】
     韩信心里小得意。心想这下君主该无话可说了吧。
     【重言不回答我的问题,我倒是明白了重言的意思。重言是要我以身相许咯?】
    韩信os:玛德这人怎么不要脸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 韩信拒绝蒯通建议的时候曾说,【汉王遇我甚厚,载我以其车,衣我以其衣,食我以其食。吾闻之,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,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,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,吾岂可以乡利倍义乎?】
    想想这两人真是,一个到头来不想反,一个到头来不想杀。共衣共食共车,就差唇齿相依同床而眠。我忠于你,你许我三不杀。就算做是做戏竟也做出个日久生情来。
    韩信走错了很多步,当真是做了一辈子无法实现的梦。傻信信。不过脑补共衣共食共车的军臣蜜月期画面,不深入去想,还是很甜的【?
    真是中毒了,听上弦之月都自动脑补两个人春日赏花的画面。。阿季帮重言在摘头发上粘着的花瓣的感觉。阿季手指上的护甲长年累月戴着肯定把手指捂得白嫩,脱掉之后该是怎样好看的手指穿插在柔软发间啊!!!【想太多

评论

热度(31)